我和表姨妈的性福

今年九月,在市委接待处工作的梅子通过关系把我调到市政府机要处工作。

接到梅子的电话后,我异常兴奋,梅子告诉我,单位不能解决住房,正好她在军分区招待所有一套一室一厅一卫的房子,平时只是因为工作忙的时候在那里小憩的,条件还不错,暂时我就住在那里,等安顿下来后再考虑买房的事。

我说道:“梅子,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你。”一旁的妈妈也特别高兴,一个劲地说梅子就是有情义,虽然当了领导,但还没忘了她这个老姐。

梅子是我的表姨妈,不过,虽然辈分大了我一辈,梅子的年龄却和我一样大,今年都是三十岁,实际上她比我只大了三天。听姥姥说,我们出生那会儿,她母亲奶水不足,而我母亲的奶水则非常充盈,那时候家境不是很好,因此,梅子出生后仅仅两天,姥姥便把她抱到我娘的怀里,从此我娘便把这个表妹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喂养。

就这样,我和梅子自小便一起吃住,一起上学,一起玩耍,但是我自小就不愿称她为姨妈,只肯叫她梅子姐。外人不知道的,真的常常把我们当作兄妹呢。

梅子是个标准的江南水乡女子,肤色红嫩,凸胸翘臀,个子虽然不是很高,大约一米六多一些,但是身形窈窕丰满,腰肢柔软,显得千娇百媚,风态万千。

她本来是学医的,但是几年前她嫁给市公安局一个副局长后,便调到了市委秘书处,并且在很短的时间便升任了接待处处长。

我和姗姗结婚也是梅子牵的线。姗姗是梅子原来的同事,在市立医院当儿科医生。她是个不错的女孩,不但貌美如花,兼且性情温顺,知书达理,深得我父母的喜爱。美中不足的是我们两地分居,所以结婚两年了,我们都还不敢要小孩,母亲为这事絮絮叨叨地念了不知多少遍,便托梅子帮忙找些门路。本来我并不是抱很大的希望,没想到梅子办事的效率这幺神速,不但办好了,而且把我安置到了市府机关。

报到那天,姗姗正好下乡会诊,我先到单位办理了有关手续,然后去了姗姗家看望他的父母。吃过晚饭后,梅子才把我带到了她住的房间。

卧房不大,装修也很简单,色调以暖色为主,整体看起来显得异常的温馨和雅致。一张金色的金属床占据了卧房的大半空间,床上的被子是梅子给我新买的,散发着淡淡的花香。床头挂着梅子的一张巨幅半身像,开着低胸的梅子双唇微抿,媚眼如丝,一改平日里的秀气端庄,美艳里露出些许妖冶,胸前的那两团肉团鼓囊囊,亮晃晃,我一时竟然有些讶异,直到梅子推了我一把,我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回过神来。

梅子问道:“你看什幺呢?”

我掩饰了一下自己的神情,说道:“我第一次看到你这样的照片,觉得有点奇怪。

梅子道:”奇怪什幺呢?“

我说道:”说真的,在我的印象中,你一直就是淑女形象,但是你的这幅相片给了我不同的感觉。“梅子说道:”是吗?什幺感觉?说给我听听。“我端详了一会儿梅子的相片,说道:”一句话说不清楚,但是我想,也许这是你的一种本色,美丽,自然,渴望和追求。“梅子的神色有些忧郁,许久,她把一串钥匙递给我,说道:”这就算是你的安乐窝了。“我走上前去轻柔递拥抱了一下她,说道:”梅子,真的谢谢你。“梅子笑道:”怎幺你和我还需要这幺客气吗?“我问道:”办我调动的事,是不是很难?“

梅子道:”只要是你的事,再难我也会想办法。“梅子离开后,我看了一会儿书,但是精神一直无法集中,于是象往常一样,一边打手枪,一边和姗姗煲了一顿电话粥。我和姗姗两地分居两年多时间,聚少离多,因此,大部分时间要靠打手枪来解决性需要。久而久之,姗姗也知道了我的秘密,所以每次打电话的时候,姗姗总会说些诱惑我的话。

姗姗接到我的电话,非常的兴奋,她问我:”老公,想我了吗?“我的眼睛却直瞪瞪的地盯着床头梅子的相片里那丰满的奶子,随口道:”想啊,现在我就想。“姗姗道:”老公,你现在想什幺啊?“

我一边套弄着自己的大鸡巴,一边脱口说道:”我想肏奶子。“姗姗窃窃地笑道:”老公,想就用力肏吧。“要命的是,我那硬得发烫的大鸡巴一直到我放下电话都没能射出来。放下电话,我洗了一个冷水澡,神不守舍地翻起梅子的东西来。

梅子的衣柜,尽一色全是高档的服饰,新潮的围巾、不同品牌的帽子、充满情趣的各式内衣。床头柜下层抽屉,尽是避孕套、润滑液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个跳蛋和一个长长的塑胶鸡巴,再翻看其它的抽屉,竟然找到一本梅子的相册,照片上的梅子或着情趣衣裙,或一布半缕,不但千姿百态,而且风韵十足,最后一张照片则是全裸的正面照,酥胸高耸,她十指交叉叠放在小腹下,隐约可见那里光亮洁白,一毛不生。

上一篇: 海外绿帽系列之骚妻慧琳
下一篇: 一次销魂的3人行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