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我要!

现在是深夜2:30了,我刚从俱乐部里陪客户谈生意回来。说实话,虽说理由正当且理直气壮,但我还是心虚的很,不知道为啥?大概是因为我第一次去夜场这种地方吧!我自我安慰着。只希望老婆大人此时已睡了,别发现我的一身脂粉味才好,到了明早,随便编排个理由就可以混过去了。

我轻手轻脚地打开了防盗门,不敢弄出一点声响。开了一道缝隙,发现客厅的灯没开,于是大胆一点的探进了半个脑袋。呼!还好,一室漆黑,没有半盏灯是亮着的,看来老婆大人已经睡了。我呼出一口气,终于把心放在了肚子里。

关上大门,在玄关处换了拖鞋,担惊受怕后放松的心情让我格外开朗。低声的哼着今晚听来的小曲儿,放下公事包,脱下外衣,打算赶紧冲个澡洗去身上的烟酒和女人味。不是我说,今晚的几个小姐还真不是盖的,半露的酥胸,嫣红的朱唇,涂满丹青的纤白手指夹着细长的烟吞吐,高度数的洋酒一口半杯更是眼睛都不带眨的。这种女人在我的生活中几乎是不可见的,别说妻子,就连我本人都是烟酒不沾的乖乖仔了。

正当我脱了上衣,准备进浴室时,客厅的灯「啪」的一下亮了。

坏了!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曲儿也哼不出来了,身子一下僵在当场。刚刚还在怀疑呢,老婆一向等我回来才睡的,不管多晚,今天怎幺竟好命的…… 原来,是在守株待兔。这下可好,抓了我一个现形儿!

我小心翼翼地半转过身,准备面对老婆的质问或是泪眼。

喝!当我看到自家老婆大人时,不由倒抽口气,顿时喉头发紧。

那,那是我的娇妻吗?

浑圆的娇小乳房被一件火红的皮质内衣包裹着,几无遮拦的情况下,居然也能奇异的挤出了隐约可见的乳沟,布料下圆挺的乳头更是清晰可见;同款的皮质小内裤有穿跟没穿几乎无太大差别,它甚至盖不住妻子下体那不算浓密的柔软体毛;一双跟高得几乎让我怀疑可以跌断她纤细脖子的细跟高跟鞋被踩在她那双雪白的娇小莲足下。

我一直知道妻子是美丽的,却没想到她也可以美出这种风情。

披肩的长发被她扎成了高高的马尾,露出她小巧完美的瓜子脸,脸上一向挂着的娇憨笑容被敛起了,取而代之的是平板得不见一丝表情的脸孔。似雪的肌肤在这身行头的陪衬下竟晶莹美丽得眩目。

原来,妻子扮成冰山美人是这个样子的啊!我在心里叹息。

就在我正专心打量着妻子的同时,她手中类似鞭子的东西突然被弄出一声响。

「啪!」清脆的声音虽然没有多幺巨大,但在这寂静的深夜里突然响来仍是吓了我一大跳。

接着,老婆大人像女皇般站了起来。高傲的扬着她尖尖的小下巴,蔑视着我不可一世道:「你回来的可够晚的啊?」「我……陪客户……」在老婆的这种目光下,我竟莫名的结巴了起来,不但没胆说谎,更是不敢说出去了夜总会这样的话。

「过来!」老婆命令,不等似也没打算让我把话说完。

我吞了口口水,乖乖地走到老婆大人面前。

「把衣服脱了!」老婆紧紧盯着我的裤腰带。

说也奇怪,在自家老婆面前宽衣解带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可今天在老婆这样的目光下,原本就上空的我,居然紧张的跟个小媳妇似的。这回不只喉头发紧了,连身子居然都紧绷了起来,一条裤子居然搞了半天才脱下来。

「啪!」又是一声鞭响,伴随着的还有老婆大人严厉的声音,「一件也不许留!」原本已经停下动作的我赶紧连内裤和袜子也都扒了丢到一边。

「嗯,这才乖!」老婆不知又打哪儿变出个眼罩,「戴上!」「老婆,这个……」我有些为难的开口。

「啪!」鞭声再度响起。

「戴上!」

唉!我认命的戴上了眼罩,霎时天地间一片黑暗,耳畔边的声音却变得异常清晰,连老婆浅浅的呼吸声都听的一清二楚。

「哗啦」一声,而后有什幺东西缚上了我的手腕。

糟,心下一片哀怨!如果我的直觉没错的话,应该是手铐,虽然我并没感觉到铁的冰冷,可被这种东西铐上实在算不上好受。

「老……」不容我叫完,老婆一把把我推坐在单人沙发上。

我几乎是用摔的跌倒在沙发里,吓的我只得再次噤声。在不知道老婆大人准备做啥,又身在何处的情况下,我紧张的正襟危坐,等待着即将到来的「蹂躏」。

「老公~」老婆甜甜的叫唤在耳畔响起,伴随而来的是老婆微凉的纤纤玉指。

她的手轻划过我的鼻梁,用指尖勾勒着我的唇型,而后抚过我下巴上新长出来的短短胡茬,沿着我颈边的动脉游走,之后停在我右侧的锁骨上,用她圆润漂亮的指甲来回刮搔着。

上一篇: 从漂流瓶开始的乱伦经历
下一篇: 少年阿宾之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