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兽人们的故事

树木葱葱,蒂亚丝一行人站在唯一的空地中央,鹰身人们胡乱飞着,想要远离是非之地,鹰身人新首领脸色阴沉的看着蒂亚丝和老首领。一个鹰身人斥候神色惊慌的飞过来,对着新首领耳语「大群半马人正在靠近,估计还有后续部队。」新首领深吸一口气,「放他们进来,不要阻拦,通知部落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是」斥候匆匆向部落飞去。  不久,半马人的骑手过来了,半马人大部队见到这样的场景,立刻分成两部分,形成圆圈,把蒂亚丝和鹰身人团团围住,普通的鹰身人飞出包围圈她们也不阻拦,只是盯着新首领和她附近的鹰身人,有的已经弯弓搭箭,瞄准了新首领。蒂亚丝见此,加大了巫术的力度,地上的绿色纹理颜色越来越深,构造也越来越复杂,这是为了防止新首领鱼死网破的偷袭。  「阁下真是好客!我们部落好心好意把你们的族人送回来,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恩人的?」阿比盖尔从人群中缓缓走出来,半马人自动让开了道路。「你们送回族人我固然感激,但你们串联罪人,妄图分裂我的部落,这就让我不得不如此对待你们了,再者」新首领打量了一下周围「直接兵围我的部落,这是恩人所应做的事吗!」  阿比盖尔淡淡一笑,没有解释,直接说「说吧,你放不放人!」新首领快速回答「你可以带着你的族人离开,但罪人必须归还我的部落,没得商量。」她也知道不立刻杀死老首领,凭借老首领的威信,自己对部落的统治即将终结。  阿比盖尔也很强硬,「既然已经有一部分鹰身人选择侍奉吾主,那幺我就有责任带走她们,再说」阿比盖尔伸出长矛指着鹰身人首领并露出自信的笑容,「我要强行带走她们,你拦得住吗!」鹰身人首领气的嘴角抽搐,继续讽刺「你可以试试!」  阿比盖尔刚想命人吓唬吓唬鹰身人,附近就传来了鹰身人嘈杂的叫声,阿比盖尔一抬头,就看见附近飞着的不是普通的鹰身人了,而是训练有素的鹰身人战士,鹰身人首领看到阿比盖尔惊讶的神情,快意的说「你以为我自辱似的和你谈话时干什幺呢!我的战士已经来了,胜利女神在向我微笑!」  一层层的鹰身人战士包围住半马人,鹰身人部落本来就不弱一半马人部落,阿比盖尔这次又是轻装出发,身边只有精锐的半马人,奴兵大部队还在后面,现在被鹰身人部落举全族之力包围,身陷困境。不过阿比盖尔并不惊慌,只是静静的看着鹰身人新首领。   看新首领说完自得的话之后,阿比盖尔开口了,「看来你是不明白【超凡者】的意义啊,鹰身人部落能有今天不过是有阿尼耶的庇护,你们没能培养出自己的【超凡者】。」听到此话,鹰身人无论新老首领都十分不满,新首领更是冷笑连连「那现在你就让我见识一下【超凡者】的力量吧!」阿比盖尔并不言语,只是默默走到前面,半马人给她让开一片空地。  阿比盖尔深吸一口气,两条后腿弯曲,前腿伸直,把长矛抬举到肩头,然后想弹簧一样压缩,等到一定程度,阿比盖尔身体狠狠弹开,手上的长矛也被她抛射出去,但方向却是直指太阳,长矛瞬间消失不见,只留下阿比盖尔抛出长矛后疲惫的身影。  鹰身人新首领看着气喘吁吁的阿比盖尔,狞笑着说「这就是你的【超凡者】?对着太阳抛矛?半马人,受死吧!」话音刚落,旁边传来人们的惊呼,新首领回头,看见了特殊的太阳,在阿比盖尔附近的人看太阳不再是日薄西山,太阳发出白光,比日中之阳还耀眼。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发现太阳越来越大,渐渐有人发现,那不是太阳变大了,而是有一群颜色和太阳相近的东西在靠近。慢慢的,有人惊叫道「是长矛」,所有人都眯起眼看着太阳,那是一根根阳光组成的长矛,白金色的矛柄,金黄色的矛锋,闪着耀眼光芒从太阳方向直插下来,鹰身人战士一阵阵骚乱,她们纷纷躲起来或举起盾牌防护自己。  白金色的长矛纷纷落下,插进土地或者鹰身人战士的身体里,长矛穿透盾牌,插进鹰身人的身体,然后消失成光点,有的在消失之前,爆发出强烈的火焰,引起小范围的火灾,被点火的鹰身人战士拍打着火焰从躲藏处跑出来,然后被后来的长矛插个透心凉。一阵长矛雨后,傍边只有鹰身人的哀嚎和燃烧的火焰。  半马人和包围圈里的人倒是安然无恙,新首领咽了一口唾沫,看着自己最大的依仗被一招打的溃败,看着虚弱的阿比盖尔,心里杀心大起,想趁机偷袭,用风刃了结阿比盖尔。等她刚刚想凝聚风元素,一根长矛从天而降,插进阿比盖尔身边的土里,这是阿比盖尔抛射出的那一根长矛,巨大的冲击力造成了一个深坑,衬托的阿比盖尔异常英勇。落地的长矛打断了鹰身人首领凝聚风元素的进程,紊乱的元素让蒂亚丝起了疑心,她紧盯着鹰身人首领,一旦她有任何出格的举动,立刻格杀。鹰身人只好打消了念头。  阿比盖尔扭头看着鹰身人首领,一字一顿的说「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吗!」鹰身人首领看着眼前狼藉的场面只好点头同意。    ———————————————————————————  「【超凡者】真的都像你母亲一样强大吗?」会部落的路上,鹰身人老首领终于忍不住,离开搬家的鹰身人大部队,来到蒂亚丝身边耳语道。蒂亚丝笑笑,细心解释了起来「并不是这样,母亲大人的【贯日长矛】虽然威力巨大,但使用条件很多,就像她抛出长矛前的蓄力,一般的战斗对手是不会给那幺多时间的,虽然范围广,但消耗很大,所以母亲大人这招只是在战场上决定胜负用的。」鹰身人点点头。  蒂亚丝见状又加了一句,「其实原来威力没有这麽大,不过主人给加强后就达到这样的水准了,你代表了侍奉主人的一个部落,一定可以得到主人的赏赐的。」鹰身人老首领,叫做卡梅拉,闻言眼睛一亮,下定决心去使用浑身解数讨好向自己未来的主人,也让主人给自己加强一下。  卡梅拉跟随着蒂亚丝步入半马人部落的范围,入目的是热火朝天,生机勃勃的建设场面,半马人现在在罗德的领导下,已经不准备单单建设一个部落了,罗 德所在的地方距离海边并不是很远,淡水充足,半马人想把此地建设成亚马逊地区第一个城镇,而不是原来的部落结构。  在路上,阿比盖尔已经和卡梅拉谈过了,罗德附近小河的对面树林划给鹰身人建设新家,一路上阿比盖尔神神秘秘的搂过鹰身人美妇,一边大占便宜一边咬耳朵,跟美妇人说她在与罗德主人共度良宵时的注意事项,然后告诉她只有一个部落的首领才有机会亲自侍奉罗德主人,然后就会得到主人的赏赐,听得卡梅拉兴奋不已,无比期待晚上将发生的事情。  卡梅拉吩咐完鹰身人的建设事项后就急匆匆跟随蒂亚丝去拜访罗德,蒂亚丝提醒她注意罗德身边的蛇人,这是罗德主人身边最亲近的人,罗德主人对他很纵容,而且蛇人放荡不堪,可能会抓卡梅拉去玩弄,让她千万别答应艾尔莎的一切请求。卡梅拉点点头,心里把艾尔莎贴上尽量远离的标签。卡梅拉也在暗暗打量部落,现在部落的首领说是阿比盖尔,但事务都是阿比盖尔身边的乳牛族人布列塔妮来负责,阿比盖尔的女儿由于罗德主人的关系,在部落里很受尊重,阿比盖尔看起来并不管事,但蒂亚丝和布列塔妮都是阿比盖尔的亲近之人,所以卡梅拉也熄了与半马人首领阿比盖尔一较高下,离间并打压半马人,提升鹰身人在罗德主人心里地位的念头。    ——————————————————————————  「你还真这麽说了……」罗德听完阿比盖尔把自己与她的精神交合当做对首领的奖励和认可,并告诉卡梅拉之后,表示很无语,但他仔细一想,这样的方法也许并不坏,让奴仆种族的首领侍奉自己也是一种增强忠诚的有效办法,不过,简单的一对一性交实在无聊,可以加点料啊,罗德暗暗决定多叫几个人来,好好玩一玩。  当天晚上,卡梅拉吃下罗德赐予的果子,躺在小树旁边,望着天上的星空,收拢着翅膀,心情激动,身子翻来覆去很久才昏昏沉沉的睡过去。旁边看着的艾尔莎心里偷笑,在卡梅拉睡熟后也悄悄躺在小树旁边睡下,等着好戏上演。  卡梅拉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眼前是清晨的部落,炊烟飘飘袅袅的升起,她心里一怔,难道昨天什幺也没有发生?自己没有得到罗德主人的认可?她忐忑的站起来,想去问问蒂亚丝或阿比盖尔,卡梅拉一边想一边向小树旁边的阿比盖尔家走去,她敲了敲门,但没人回应,卡梅拉疑惑的再度使劲捶了捶门,还是没人,卡梅拉心里警惕起来,她扇动翅膀飞了起来,环顾四周,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就连会动的都没有,卡梅拉心里响起警钟,她飞的更高点,仔细巡查着部落。  突然,她看见男奴营里有身影,卡梅拉立刻飞过去,降落到男奴营的空地上,大声喊着「有人吗?」没人回应。卡梅拉突然转头,她清晰的听见旁边的一个屋子有声响,卡梅拉警惕的走过去,慢慢拉开屋门,「有人吗?」卡梅拉又喊了一声,还是无人回应。  就在卡梅拉放下警惕心的时候,突然窜出一只猫从卡梅拉两支撑地的爪子之间窜出去,卡梅拉吓了一大跳,看清是只猫后才长出了一口气,「原来是只猫啊。」卡梅拉自言自语的说道,「不对!」卡梅拉忽然心生警惕,刚才部落命名连活物都没有,怎幺单独这里窜出一只猫来!她刚想展开翅膀飞上天空,就感觉眼前一黑,然后就昏了过去。  当卡梅拉悠悠转醒,她睁开双眼,但眼前还是漆黑一片,身体传来的感觉告诉她,她不仅被带上了眼罩,全身还被用绳子捆住,爪子和大腿绑在一起,翅膀也被捆起来,自己全身的重量都由两双翅膀拉住,只有膝盖将将能触碰到地,可 以支撑一点重量。现在卡梅拉浑身无力,大腿岔开,丰满的俏乳从绳子中挤出来,巨大的乳房倒是没有绳子束缚,卡梅拉感觉自己嘴里还含着一个固定的环状物,不让她的牙关咬合。  卡梅拉心里惊慌失措,她想到自己是在男奴营失去意识的,而那些男奴看见雌性就发狂,自己作为一个部落的首领难道要受到男奴的奸淫?卡梅拉越想越耻辱,这时,一阵脚步声打断了卡梅拉的联想,她能明显感觉到有一个人站在她面前,正在打量她,卡梅拉感觉自己已经闻到了对面人身上汗液的味道,可惜她什幺也做不了。原来每次性交中,都是自己奸淫那些掳来的男性,现在终于轮到自己被低贱的雄性奸淫了吗?卡梅拉想着这些事,差点流出耻辱的眼泪。  一双粗糙的大手掐上了卡梅拉的高耸山峰,卡梅拉估计自己被人喂了药,现在她连自己的乳头被两只手指摩擦都感觉的一清二楚,粗糙的手掌使劲摩擦着卡梅拉的乳房,手上的老茧蹭着卡梅拉弹性又敏感的皮肤,让卡梅拉感到隐隐的疼痛。  过了会,在卡梅拉感觉自己乳房一定是被揉红了之后,那双手离开了卡梅拉的乳房,卡梅拉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她就感觉到那双手正各自五指合在一起,用掌心一下下蹭着自己乳头和乳头附近的嫩肉,每一次都要让手上的老茧蹭住乳头和乳肉,然后粗糙的手掌就带起乳房的一部分,从乳头开始,直到带起足够多的乳肉,乳肉的重力大过了皮肤和手掌的摩擦力,背带起的乳肉才迅速下落,卡梅拉的乳房不仅巨大,而且弹性惊人,每一次下落都要带起一个个乳浪,乳房也颤抖不停。连带着乳房上部分的皮肤一阵拉扯,化为痛感传到卡梅拉大脑。  卡梅拉心里惊恐交夹,惊讶于面前人的爱抚手法,恐惧与自己竟然真的感觉到了痛感中的那不一样的快感,卡梅拉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阴道有些瘙痒,作为老手的她知道,自己发情了,尽管可能有催情药的作用,但身体的淫荡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卡梅拉心里暗自着急,不知如何是好。  卡梅拉面前的人似乎玩腻了,停止了对卡梅拉乳房的摧残,但卡梅拉却更担心,她估计进一步的奸淫要来了。果然,卡梅拉感觉脸前有一团散发着热气的东西,她知道,那是肉棒,是她原来折磨雄性最好用的地方,而现在,卡梅拉只希望肉棒离她远远的,可惜面前人并不打算放过他。  卡梅拉只感觉热气越来越浓郁,然后就感到有团肉贴在自己的俏脸上,然后开始在自己脸上不停的摩擦。那是卡梅拉面前人的肉棒,肉棒的前端还留着淫水,都蹭在卡梅拉的脸上,有的从卡梅拉漂亮脸蛋慢慢低落,更多的是留在卡梅拉的脸蛋上。可惜无论肉棒怎幺摩擦,就是不顶开卡梅拉的眼罩,让卡梅拉看一眼是谁的计划落空,就算从卡梅拉的鼻子开始向上摩擦,在碰到眼罩前都会停下,不久,卡梅拉面前的人似乎玩腻了,把龟头放到卡梅拉的艳唇上,这时候卡梅拉才反应过来,自己嘴里含着的圆环不是为了防止她咬到舌头,而是让不让她咬到肉棒。  肉棒挤开卡梅拉的嘴唇,穿过圆环,卡梅拉的舌头已经感受到了龟头流出来的淫水,「该死的春药!」卡梅拉心里诅咒着。等到肉棒全部插进卡梅拉嘴里后,卡梅拉连呼吸都困难,她的脸由于缺氧而慢慢变红,喉咙也自发的蠕动着,想排除侵入物,喉咙的蠕动让肉棒感到强烈的刺激,龟头流出的水越来越多了,都进到卡梅拉胃里。卡梅拉前面脸蛋已经埋进面前人的阴毛当中,巨大的耻辱感笼罩着卡梅拉,在面前人收回肉棒,伸出双手,握住卡梅拉脑袋,然后狠狠将肉棒向卡梅拉喉咙插去后,卡梅拉终于留下耻辱的眼泪,眼泪混着脸上未干的淫水滴答 在地上。  「呼……哈唔……唔唔……」卡梅拉由于激烈的口交只能抽空再肉棒出去的时候才发出窒息的呻吟。这时,又有一个人过来,直接抱起卡梅拉的双腿,现在卡梅拉前面被人口交,后面被人用胳膊抱起双腿,一双巨乳垂向地面,在身体的抖动中不停的跟着节奏颤抖,卡梅拉的身子只有翅膀在拉扯,翅膀上的痛感也一波波的冲击着卡梅拉的心灵,与窒息的感觉一起混淆着卡梅拉的痛感与快感。  后来的人也不含糊,伸手狠狠拍了几下卡梅拉的肥臀,「啪啪」的脆响混着冲击力带起一波波臀肉的波浪,直到大腿才慢慢消失,通红的蜜桃臀传给卡梅拉的痛感在卡梅拉的感觉中已经是强烈的快感了,后来的人不理会卡梅拉的呻吟和身体的抽动,把牢卡梅拉的臀部,肉棒一下子就插了进去,卡梅拉也是一阵抽搐,由于卡梅拉还被吊在半空中,后来的人根本不用使劲,弯腰把住卡梅拉的大腿就是一阵抽搐,被玩坏的卡梅拉也扭动着屁股迎合。  前面的人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终于,他把肉棒使劲插进卡梅拉喉咙后射出了大量的精液,在射进卡梅拉胃里一半后前面的人见卡梅拉可能真要窒息了,赶忙伸出射了一半精液的肉棒,把剩余的精液全射在卡梅拉脸上,过多的精液倒是不粘稠,顺着卡梅拉的身体,从脸蛋到脖颈,在流进乳沟,最后在垂向地面的乳头处滴落地上。  面前的人喘息着,一下子扯掉卡梅拉的眼罩,卡梅拉睁开迷茫的双眼,一边迎合身后人的抽插,一边顺着肉棒向上看,浓密的阴毛,光滑的小腹,巨大的乳房和粉嫩的乳头?卡梅拉一下子惊醒,她在抬头看,看见的是喘着粗气的一脸满足的艾尔莎。  「这……难道……」卡梅拉静下心,忍者下体的快感,感受身后人的精神波动,「不会错的……唔……那是……那是罗德主人……啊」卡梅拉的心里一阵惊喜,原来的耻辱全部变成了侍奉主人的庆幸,原来的愤怒也变成了「原来主人喜欢这麽玩!」的迎合,原来被迫的呻吟也变成了浪叫,身体也开始主动的迎合身后罗德的抽插,由地狱到天堂的感觉让卡梅拉迷失在一波波的快感中不可自拔。  艾尔莎看着卡梅拉由悲转喜,冷笑两声,蹲下来,咬上了卡梅拉发出淫荡叫声的樱唇,开始吮吸卡梅拉嘴里自己射出去的精液,双手也握住沾满自己精液的卡梅拉的巨乳,开始无情的蹂躏。早就不堪的卡梅拉在精神和肉体上都享受着快感,两面夹击下迅速达到巅峰,然后就累的不省人事。  身后的罗德也在卡梅拉肉壶里射出自己的精液,然后看着还在玩弄卡梅拉的艾尔莎无奈的说「她的确是累了,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虽然这是我的精神世界,玩坏了对真实世界也是有伤害的,你这样是在折磨她。」  艾尔莎没有搭理罗德,而是转过身子,爬在地上,左手掰开自己的翘臀,右手食指把一坨精液送进自己嘴里,然后一边舔着自己手指一边撅起屁股,把粉嫩嫩的肉穴和伸缩的雏菊露给罗德看。

上一篇: 沉重的快感
下一篇: 害羞的邻家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