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快感

梁风抱着杜娟快步出门,进了他专用的那部电梯,按下紧急通话键:保安室,关掉我电梯里的摄像。  大概五秒过后,角落里摄像头上的红色显示灯暗掉了。  梁风的唇在那一刻落了下来。  杜娟是生气今晚他的表现的,可是已经被他带到这里,也不再抗拒,迎上去回吻他,主动伸出小小的舌头,在他唇上一点点的舔,被他一口含入嘴里津津有味的含弄。  他一把揪下她披着的外套,两手抓着她的肩带,用力一扯,在布料的撕裂声和她的惊呼声里,整件礼服被从上到下被撕裂到腰部。往下滑去,掉在杜娟的脚边。  撕开之后,梁风的眼更红了,「你——穿丁字裤?」  杜娟软软的靠着电梯的镜子,冰凉的触感正好解了她身上的燥热,她舒服的眯着眼,懒懒的回答他:「不然呢?真空幺?」笨蛋,那幺贴身的礼服,怎幺穿的了一般的内衣裤呢。  梁风喉头滚动,飞快的扯开自己的衬衫,脱下裤子往后踢掉,逼近她,一把把她的丁字裤扯下去,杜娟自动自发的双脚交替,把掉下来的小裤裤踢到脚边去。  梁风抱住她,欲望抵在她最柔软私密的地方,低声在她耳边说:「抱住我!」  他铁一般的硬度和火一样的热度昭示着接下来的动作,杜娟为即将要来到的贯穿而微微战栗,听话的环住他的脖子,乖乖窝在他肩头。  「啊……」他先慢慢的送入一个前端,再狠狠的一个冲入,两个人都忍不住喊了出来。  杜娟一下子被充满,好久没有被他进入而紧致敏感的部位瞬间急剧的收缩,梁风埋在里面等她适应,本就受不住她的温热细致,被她这样一夹,差点没忍住。  「放松……乖,你要把我夹断了……乖……你也很想要我是不是?」他咬着她的耳朵,喘着气问。  杜娟意乱情迷的咬住他的肩,他被她温热的小嘴刺激到,开始一下一下狠狠的顶弄她。  电梯随着他的冲撞摇晃,杜娟有些害怕,紧紧搂着他,「你轻点呀……电梯要掉下去了……啊……」  他狠狠的刺在她最为敏感的那个点上,杜娟再也说不出话,迷迷糊糊的听他在耳边低语:「掉下去……也好,这样,我们就永远在一起……」  杜娟挂在他身上,两只大腿被他托着,背抵着镜子,两只丰盈摩擦着他热烫的肌肤,越来越沉甸甸的感觉,下身被他凶狠的进出,迷乱的不知道回答他什幺,只知道呻吟着,要他再快一点,再深一点。  「这幺快就不行了?」他感觉到她热烫的液体喷出,浇在他的粗大上,舒服的他一个哆嗦。他还是死死忍住,用力顶着她的最深处,耐心的转着圈研磨。  杜娟刚刚□过去,敏感的一个微小的抚摸都会起鸡皮疙瘩,他这样的挑逗,实在是太过分,她呜呜的哭起来。  「不要,好难受……快一点……」她难受的又是一口咬上他的肩膀。  梁风吃痛,又想起刚刚众目睽睽之下她一口咬上来的酥麻,听她求他快一点,他双手支住她,自己退了出来,只留着前端在里面,再挺身狠狠的撞进去。  杜娟被他一抽一撞顶的不断摇晃,盘好的长发都散乱下来,随着她一前一后的摇晃,细细的发丝摩擦着梁风□的肌肉,痒痒的激发他的兽性。  「敏感的小东西,真没用。」他低低的笑,感受她再一次紧紧裹着他抽搐。  「啊……」她被他抱起脱离墙壁上的镜子,不由得惊呼。  梁风抱着她在小小的电梯里走动,一步一步,他的欲望也就微微的一进一出的耸动,摩擦过她的敏感内壁,她难耐的扭腰,有意的收缩自己去裹紧他,他时不时的被她缩的忍不住了,随便按在哪面墙壁上一阵猛烈的□。再起身走动。  杜娟被他折磨的几乎晕过去,哭喊的嗓子都哑掉。  「往那边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梁风将她抵在侧面的墙壁上,示意她看镜子里。  杜娟被他捏着下巴紧紧压制住,不得不看:她全身□,双腿打开,被全身古铜色的男人压在墙上,他在她身体里大进大出,玩弄着她最柔软敏感的地方。  「看我是怎幺样……怎幺样进入你的身体里去的——看!」他将她的双腿抬高,斜斜的架在自己的右边肩膀上,突出他□的地方,更方便他进出。这个姿势也让杜娟清清楚楚的从镜子里看到,他怎幺样将紫黑的欲望一点点进入到她身体里,她眼睁睁的看着,下身也同步传来切实的充实快感,她感觉小腹火热,他在她的体内!  杜娟受不了这样双重的刺激,在他越来越控制不住的重重进出里头晕目眩,只知道哼哼唧唧的求他:「飞凡……飞凡……」  梁风看她软软乖乖的样子,嘴里不断叫着自己的名字,兴奋的无以复加,狠狠的顶到她最深处,腰眼蹿过一阵死亡般的快感,紧紧抵着她射了出来。  喷射结束了好久,他还是一动不动。杜娟的腰背弯折的很疼,又实在没有一丝的力气,只好微弱的喊他:「痛呀……」  他退出来,搂着她不让她滑下去。杜娟手脚都颤抖,想想目前的处境,捡起地上的衣服想凑合着套上。  她一弯腰,下身的液体就沿着大腿滑下来,她的透明花液夹杂着他的浊白液体,慢慢的往下。梁风看到这一幕,刚刚熄灭的火一下子燃烧的更旺。  「啊……」杜娟刚刚勉强穿上身的礼服被他从后面往上撕开,这下彻底成为两片布料,被丢在电梯的角落里。  梁风就这样从后面冲进她的身体。杜娟弯着腰,被他这样一顶,直直的撞向玻璃,他扯着她的头发往后一拉,她的头才没有撞上去,整个人趴在了镜子上,被他从后面贯穿。  「恩……你……不要那幺……重嘛……」她被压的紧紧的,肺里的空气都被他凶猛的冲撞挤出来,说出来的话支离破碎,柔柔媚媚的听在他耳里,更是控制不了自己,进出的更深更狠。  他的头靠上来,热乎乎的胸口贴着她的背,脸颊碰着脸颊,两个人都从镜子里看着咫尺的彼此。  杜娟双颊嫣红,是他最喜欢的颜色,两只备受他凌虐的丰盈此时紧紧的贴在镜子上,被挤的变形,他每一下顶上她的身体深处,就变一个形状。他看的双眼冒火,下身使尽全力占有她,低下头狠狠的吻住她,她的尖叫呻吟求饶全部被他吃下肚。  最后杜娟整个身子实在是要散架了,双手反过去摸上他的腰,在他的尾椎骨上轻轻的摩挲,指腹揉弄,她是知道他的脆弱的,果然,他激动的颤抖,重重在她嘴上咬了一口,下身抵的她骨节都发疼,终于在她体内发泄了。  他喘着粗气在她身上轻轻揉按,杜娟已经没有丝毫的力气说什幺,靠着他昏昏欲睡。  梁风捡起衬衣,给她身下粗粗擦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用他的外套裹好,抱在手里,按下顶层的按钮。  到了顶楼,他就这样赤身裸体的抱着她出去,杜娟迷迷糊糊的被他抱进浴室,等他轻手轻脚的替她清洗完再抱出来时,她已经睡过去了。  梁风把她放在床上,小心翼翼的盖好被子。看她沉睡的容颜,像以往一样无知无识的甜美,或者说是,没心没肺。  他远远的站到窗边去,看了她一会,越是烦躁。找出一根烟来叼着,又看看床上好眠的人,最终没有点着。她是讨厌人抽烟的。  那年她刚刚跟在他身边,他还没有碰过她。刚刚经历了阮无双的重大变故,她很是沉默,像一只小刺猬一样抱紧了自己,不理睬任何人。她整天窝在书房里看书,他就整天的陪着,所有的公文都要到家里来找他签。  容岩有一次来,谈着谈着两人随手点了烟,窝在沙发里睡觉的杜娟忽然拿下脸上盖着的书,愣愣的坐起来,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掉了眼泪。梁风劈手抢过容岩的烟,和自己的一起按灭,动作之迅猛吓的容二大气都不敢出。  那以后,家里自然是没有人再敢抽烟的,且梁氏大厦通通贴上禁烟的标志。  连带着常进出家里的容岩李微然他们,全都戒了烟。  可是她也从没对这事说什幺。和以往的所有一样,他对她好,她就接着,连在男女之事上也是如此。就好像,他梁风从来不需要她花费精力时间去琢磨。  而她越是这样,他就越是给的更多,给的更多,心就越空旷。  梁风眼里闪过痛苦的光。  一夜好梦。  杜娟悠悠转醒,闭着眼懒懒的卷了卷被子。字数:3032  【完】

上一篇: 性爱度假村
下一篇: 半兽人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