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姐姐被我操

  回到房里不久,雪高兴的来敲门了,怎幺记得旧爱了!  「妙说只要穿低胸的衣服,就可以知道那个男生色不色?」「那今天如何?」「还是很色,还故意弯下去捡东西,想看迷你裙。」「那我能不能看?」「当然行。」  丁字裤、12罩杯的内衣。  「趴着,爬过来含狗鞭。」  雪吸的我硬了起来,抱她坐上桌子,脱下内裤后,从正面强袭进入。  「这幺急!」  「你多久没来找我了。」  「人家那个来,也不能做。」雪一面喘息一面说。  换后面,雪的屁股满大的,撞击声更加强我的性欲。  「受不了了,停一停……」  「不行,不然今天戳屁屁。」  「会不会很痛?」  「试试就知道。」  抹点婴儿油,慢慢没入体内,雪显然享受着快感,可是没多久又喊不行了。  「最近身体差,找妙一起来好了。」  「妙不在,去找凯子了。」  话说完,一阵敲门声︰「大狗开门。」套上内裤开门,原来是妙。  「怎幺了?」  「凯子想在红茶店的厕所上我,我不答应就吵了起来,叫他回去吃自己。」「妙,来帮忙,我不行了。」妙给眼神︰「你还真旺盛啊!」蹲下来吸了起来。  「还来啊!不要用嘴了!」  「行,等我脱衣服。」  又是丁字裤,不过蕾丝的胸罩将波股的满满,脱啦!  「我喜欢在上面。」  跨上身,妙使劲的摇动,我的手握着圆球,加速的上下。  「妙,人家想喝。」雪推开妙,握住龙头,迎接着千军万马。  搞了两次三人游戏后,休息了一星期。  夜里电话响︰「大狗上来帮忙。」  「干嘛?我要上班。」  「偷内衣做不做?」  偷内衣?我还以为只有我偷过,原来女生也偷。  来到妙的房间。  「偷内衣能穿吗?罩杯又不知道。」  「当然知道罩杯才偷,第二间那个女的背着我约凯子出去。」「反正你又不吃亏,干嘛计较?「不行,凯子送她CD的内衣,我没有。」  「怎幺偷?她内衣又没吊出来。」  「有啦!那个女的内衣外挂着衣服,当然看不出来。」「挖靠!还调查好了。」「她今天穿,晚上一定会洗。」  两人偷偷摸摸的来到门口,原来这一层只剩雪、妙和那个女生在。妙把风,我则伸长手进衣服内摸索,还真的将内衣挂在衣服内,手一拉,胸罩掉了下来,内裤也跟着下来。  「收工。」  「不行!」  又干嘛?东西得手后不走,得人来抓!」  「大狗,想不想在走廊做爱?」  「疯了啊!」  「做不做?」  「不能太大声。」  妙趴在阳台,我从后面进入,过不久妙开始大声淫叫。  「谁在吵?」挖咧!主人出现了!  「妙你在干嘛!那个男的是谁?」  「大狗,转过来。」  「你们私事关我狗鞭何事?」  「珊,狗鞭比凯子大吧!想试狗鞭就离凯子远一点。」「妙,我跟你一样,只是凯子会送东西嘛,他的老二又不行。算了,你们搞完早点睡。」既然心事已了,我要报酬,妙挺出屁屁,迎合我的想法。  【完】

上一篇: 成熟女人的淫叫
下一篇: 与人妻的激情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