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二十)【完】 (作

  温柔地进出着眼前的玉体,虎哥仿佛真正的丈夫一般,卷起新娘一束散乱的秀发,轻轻绕到了她的耳后,新娘似乎有点困惑,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的熟悉又陌生男人,只得紧紧闭上了眼,默默承受着,像以往一样祈求着结束。可是,闭上双眼的新娘却更加清晰地感觉到了那饱胀的温柔。不同于以往狂乱带来的刺激,今天的巨龙温柔地仿佛小狗,让闭上眼的她比任何一次都更清晰地感受到了它的形状与姿态……

  「今天挺乖的。」韵不禁为自己突然出现的想法吓到了,自己这是怎幺了,变的这幺奇怪。可巨龙不会管新娘怎幺想,它只是履行自己的职责,缓缓刮磨着那熟悉的折皱,体验它的温软嫩滑……

  「我能爱抚你的胸部吗?」虎哥的声音不知何时也渐渐变得温柔。

  「随你便!」闭着眼睛的韵不知为何有点心烦意乱。

  「好的。」得到了许可,新郎便轻轻从两边捧起了双峰,隔着白纱乳罩轻轻舔舐起来,像是在舔舐美味的雪糕,待得唾液让挺立的樱桃已经完全露出在丝罩之上,他便将手伸到了新娘身后,将乳罩解下,露出了那美丽山峰的真实模样。

  这次,男人没有如同以往一样舔咬揉捏,而是随着下身抽动的频率,慢慢地吸着,慢慢地揉着,仿佛那是美丽的钻石,需要他小心翼翼的呵护……

  不知为何,韵觉得身体越来越热,这与往日那种或刺激或兴奋或渴望的感觉不同,更像是……发情?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韵在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句,脸上却渐渐开始发红……

  看着床上渐渐动情的韵,我却渐渐明白了,往日下药的目的不但是为了让韵在和虎哥在做的时候能达到高潮,也在潜移默化中让韵产生了「我的身体每次都能被这个男人送上高潮」、「我已经不抗拒和这个男人做了」的暗示效果。故而,在没有用药的今日,虎哥便能让表面上抗拒,但心中已经无意识地放下戒备心理的新娘感觉到与以往不同的美,那不是长久以来药的刺激,而是美人自己的动情,再加上以往没有面对过的柔情的虎哥,在双重的刺激下,美人终于体会到了「性爱」的甜美,那是以前恋爱动情时与老公做才会出现的感觉,而虎哥那与众不同的阳物和高超的技巧,却让这种感觉与老公的产生了一丝不同……

  「韵,我要去了,我想射进去,行吗?」从来都是直接射进去的虎哥竟然开始询问韵的意见,而慌乱的韵此时飘过的想法竟然是「今天他怎幺如此之快?」,不由得,自己在心里又啐了一口自己。

  「随你喜欢」,韵闭着眼睛别过了头。

  只见男人将下体深深顶入,然后卵囊收缩,整个人向天长舒一口气。良久,他缓缓退出,让习惯了每次都先去的美人感到有点不适应……

  「韵,你能帮我弄一下吗?」虎哥轻轻拉着新娘戴着白纱手套的的右手,指着自己瘫软的巨龙慢慢说到。

  「不,不可以。」新娘有点慌乱,这样主动的事她可从来没有做过。

  「最后一次了,你就配合下我行吗?而且戴着手套呢,好不好?」

  虎哥可怜的声音让韵异常的不习惯,最后她终于沉默地点了点头……

  新娘慢慢伸手,将巨龙握在了手中,一只手勉强能握住,但这样也让巨龙火热的温度透过薄薄的手套传到了掌心之中,烫的她有点不知所措。

  看着玉手缓缓握住了自己的巨龙,虎哥眼里露出了喜意,然后缓缓捧起了一只吊带袜玉足,看着新娘轻轻道:「可以吗?」

  新娘别过了头,不说一句话,竟算是默认了……

  男人这次双手捧住了一只左足,没有像往日那般大肆侵略,反而像是怕惊扰了佳人,先轻轻揉了揉脚底,然后轻轻捧起她,缓缓吻了上去。对,就是吻,不是以往的或吞或舔,而是仿佛朝圣般地吻上了美人的大拇趾。

  韵整个人一愣,连手上缓缓撸动的动作也停下了,双颊渐渐出现一丝红晕,这样的行为给了她一种仿佛这个男人已经被她征服的感觉,让她有了一种莫名的奇异满足感。

  红着脸顿了一下,新娘继续开始撸动着男人的阳物,这次,为了不在想那些奇怪想法,她将注意力全放在了手上的动作上,于是,那越来越火热粗壮的阳物让她渐渐心跳加快,当阳物已经坚硬如铁,她的小手却已经不能完全握住,第一次如此直观的感受着这粗大的坚挺,第一次如此清晰地认知它的雄伟,想到待会儿可能它还要再次进入自己的身体,美人竟然有点口干舌燥,还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

  一边吻着美足,一边感受着那柔软的小手的服务,虎哥敏锐地感觉到了美人的变化,不由的暗暗一笑,然后说道:「韵,委屈你了,我已经好了。」

上一篇: 小冤家之合欢交结(41)【完】 (作者:不详)
下一篇: 娶了个超淫蕩的老婆【完】 (作者: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