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顾车祸受伤的姐姐

照顾车祸受伤姐姐
「不要!...那是不可能的,而且这件事绝对不能让爸妈知道。拜託你,我
二週后就能取下石膏,这段时间麻烦请你照顾我好不好?」
「唉!...真拿你没办法,但是,这...一定要听我话,乖乖的喔。」
「是…是…我知道了…谢谢!谢谢!」
由于双臂被打上石膏吊起来,姐姐脸上虽不得已也只能微笑的表情连连点头答
应着。
「由雄,我会感恩的…谢谢啰」
若是这样,回到家里休养的话,就会揭穿和飙车族朋友来往的事。由美是无论
如何也不顾发生那种事情。
所幸摔倒的状况还好,驾驶机车的少年也轻伤,坐在后面的由美较严重,就是
双臂骨折。可是因受伤的理由见不得光,所以不能回家也不能回大学宿舍找同学好
友,只好来弟弟由雄在外承租的公寓。
「姐...真麻烦,妳的双手完全不能动,那不是还要餵饭给妳吃喔。」
「增加你的麻烦但....我一定会补偿的。」
「那是应该的,但吃的东西都只有速食品耶。」
「已经很好了,我会感谢的。」
这一天晚上是冷冻的肉丸和从超市买来的袋装蔬菜沙拉,是非常简单的晚餐,
餵她吃饭,在开始时是有点不好意思,可是习惯以后,由雄产生很奇妙的快感,伸
出汤匙时,姐姐难为情的看着他,张开嘴吃的样子觉得非常可爱,甚至让由雄产生
强烈的兴奋。
不知不觉中下腹部的东西已经鼓起,产生舒畅的骚痒感。没有想到的,不知理
由的反应使由雄自己困惑,陶醉在勃起的快感里继续餵姐姐吃饭。
真希望不是汤匙,而是把我的鸡鸡送进姐姐嘴里…………突然来的妄想使由雄
感到紧张。
「对不起,麻烦你了…」「这倒是真的,餵饭还真麻烦呢?」
由雄怕被姐姐看出自己的心事,故意做出非常困惑的表情。
听弟弟这幺说,由美只好默默的低下头,可是真正麻烦的不是吃饭,而是下面
的问题,也就是上厕所时的问题。
「姐姐,怎幺啦?」吃完晚饭在客厅看电视的由美露出很焦躁不安的样子,就
是由雄也看得出来。「我……想去厕所了。」由美红着脸低下头用沙哑的声音说。
「厕所?」由雄在一时间还不知道什幺意思。
「哦………原来如此……」了解意思后,轮到由雄束手无策。
「妳进去吧………」这里是窄小的公寓。
由雄立刻站起来推开厨房厕所的门,把脸转开用粗鲁的声音说。
「可是,就这样……」仍旧站在客厅里,穿着睡衣脸色通红的由美说不下去了

「要我给妳脱吗?」
「可是,因为.....我的...手...」由美看着自己固定石膏动弹不
得的双臂,无奈的回应.
由雄把脸转到一边,双手拉姐姐的睡裤。虽然装出不得已的样子,心脏跳得快
要爆炸,嘴里挤满唾液。
由美和由雄都闭上眼睛不敢唿吸,睡裤和三角裤一拉到膝下。不知是幸还是不
幸,因为睡衣较长,重要的部分没有被由雄看到。
「谢谢……」由美急忙坐在马桶上。
由雄也立刻关上厕所门,靠在客厅的墙上深深叹一口气,然后无意中屏息静听
,由雄被莫明奇妙的兴奋弄得口里异常干湿。
「由雄:好了…拜託…」不知何时已经听不到排尿声,厕所所里传来姐姐的声
音。
「哦…是……」由雄不知为何急忙的跑到门边,勐然的打开门。看到坐在马桶
上的姐姐。
「这...个..能……帮我擦吗?」由美声音沙哑又颤抖。
「啊?!什幺……啊…是…」由雄的声音也在颤抖。
立刻过去拿卫生纸。这时候由雄的手突然停顿。
「不要看……」由美小声的说.
看到姐姐脸红,难为情的样子,由雄把脸转开,战战竞竞的把拿卫生纸的手接
近被上衣盖住的胯下。
心脏的跳动更激烈,由雄几乎感到晕眩。
对女人排尿的处理不是有兴趣,可是想到用卫生纸擦姐姐的胯下,心脏就异常
跳动,下腹部的东西勃起到痛的程度。
由雄做一次深唿吸以免被看出自己的激动,拿卫生纸的手继续向组姐的胯下伸
过去。
「啊……」是卫生纸,不!是由雄的手指隔着卫生纸摸到女人最敏感的部分,
由美不由得发出鸣咽声。
虽然隔一层卫生纸,从手指明确的能感受出柔软的肉感,由雄也显得狼狈。
在不知道该怎幺做的下情形下,由雄用卫生纸抚摸姐姐的胯下。
「啊………」别人手指沿着肉缝抚摸的感觉,使由美的身体忍不住颤抖。
「擦好了。」把微微吸收水分的卫生纸丢马桶里,由雄用粗野的声音说。
「再…一次……」由美咬紧牙关忍受羞耻。确实擦过一次,可是太轻,最重要
的部分还是湿的
「还要用力擦,不然…」由雄默默的又拿卫生纸。需要更深更用力的擦。牛仔
裤里的东西胀得更痛。
仍旧默默的把手插入姐姐的双腿间,拿卫生纸的手压在胯下。由美闭紧嘴唇拼
命的忍耐鸣咽声。手上用力,几乎要把卫生纸塞入阴户里。手指毫无疑问的碰到温
湿的肉上,就这样用力擦过去。
「唔…………」从二个人的嘴里同时发出叹气声。
「麻烦你啦……谢谢……」脸色红到耳根,由美低着头说。
由雄还不能说话,把卫生纸从姐姐双腿之间去入马桶里,压下水开关。
由美默默的站起来,这时候睡裤和三角裤仍旧在膝下。
「姐姐……太麻烦了……干脆不要穿内裤这种东西了。」
从由雄的口里突然说出连自己都没想到的主意。
「什幺?」这次轮到由美犹豫。可是想到每次上厕所需要弟弟脱三角裤的羞耻
感时,觉得那样也好,下面虽然没穿内裤,但睡衣较长,不用担心会被看到最重要
的部份。
「这...好吧……」由雄蹲在姐姐的前面,双手拉睡裤和三角裤,由美抬起
脚合作。第一次看清楚女人的三角裤。而且是姐姐刚刚穿在身上的,反转过来露出
胯下部分的三角裤,这一次由雄真觉得头晕目眩了。
「那幺我会把这个洗好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手上的三角裤,由雄顺口说出
这种话
「真不好意思。」由美仍旧低着头,跟在由雄的身后走出厕所。
虽然有睡衣掩饰,但整天不穿三角裤的事实,无论对由雄或由美,心中当然会
感到不安。
完全暴露出来的修长双腿,这样已够艳丽,可是只要少许拉起睡衣,下部的耻
毛和屁股就会完全暴露出来。只是这种念头就使由雄的心亢奋,视线忍不住集中在
姐姐的下半身上面。
由美是因为没有穿三角裤,胯下不止感到凉爽,自己的意识也会集中在那里,
忍不住脸会发热。而且小便还算好,想到要大使时,就觉得快要羞死了。这不是能
不能忍耐的问题,是必须要排便的。
反正不是在今天就是在明天面对那种羞耻感。既然如此……正为件事感到困扰
的时候,突然听到不知何时由雄来到坐在餐桌椅上的由美身后说。
「姐姐………我……」因为很突然,使由美吓了一跳。
「啊……什幺?」惊讶的回头看时,由雄勃起的东西就在面前。
「啊………………哇……」由美忍不住大叫,闭上眼睛。
「姐姐………我的……鸡鸡变大以后...就一直不能变小了……」
「不要这样,快把那个东西收起来………」
「不行………」
「姐,帮我弄好不好?」由雄一面说一面露出痛苦的表情,把勃起的阴茎顶在
姐姐的后背上摩擦。
「雄!不要胡说!快不要这样……」
「姐姐答应过的,不论什幺事都要听我的。」
「好不好嘛!」
「不行,那种可怕的事……我们是姐弟啊……」由美坐在椅子上,扭动双手打
石膏的身体,坚持不肯答应。
「可是……我只要看到姐姐...姐姐的身体就……」由雄压在姐姐的身上,
抱着她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求求你……不要这样……」
「那幺我也不要了,我也不能照顾姐姐了,我不能整天硬着鸡鸡照顾姐姐的。

听到由雄用半哭泣声音哀求时,由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说起来由雄的要求也
不无道理,虽然是姐姐,但究竟是女人。看到这种样子,思春期的弟弟当然会产生
年轻的慾望,何况还要他照顾大小便,自己还做出一副不领情的样子,未免太残忍
。由美的心开始起伏。
「姐姐……」
「唉.....知道了……好吧……」
由美慢慢站起,好像很羞耻害臊的看着由雄的脸。
「可是...不能性交、所以……用嘴…用我的嘴给你弄出来……这样就可以
了吧?这是由美临时想起来的。只是用嘴给他吸出来,就不能算是近亲相奸,这是
在不得已的情形下想出来的办法。
「给我吹喇叭吗?」
由雄这时性交是只有知识,没有任何经验,所以性交和口交没有什幺不同,甚
至于把阴茎含在嘴里吸吮,会使他感受更强烈的兴奋。
看到由雄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由美轻轻点头。让弟弟照顾大小便,这...
算是一种回报吧。由美这样说服自己。「你坐在这里吧。」
由美把自己坐的椅子让给弟弟,自己跪在地上。「这样搆不到,你用手转到这
边来吧。」
从牛仔裤前面突出来的勃起物,紧紧贴肚子上,双手不便的由美,仅用嘴是
没有办法含进去。
「这样吗?」由雄用手把阴茎搬下去,让红红勃起的龟头对着姐姐的脸。
由美羞涩的轻轻点头,尽量的伸出舌头,舔到弟弟的勃起物。
「啊………」鲜红的舌尖碰到膨胀到极点的龟头时,由雄忍不住发出哼声。真
的舔鸡鸡了,姐姐用舌头舔我的鸡鸡了………因为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口交的经验,
由雄忍不住颤抖。痒痒的,又好像要撒尿的微妙感觉,尿道好像刺痛一样。尤其是
亲眼看到姐姐的舌头在阴茎上舔的光景,兴奋的使由雄的心和阴茎快要爆炸。
「姐姐……啊……太好了……太舒服……」
舌头从龟头向下游动,然后又回来。由美的舌头灵巧的将整个阴茎用唾液润湿
,由雄这时候已经像失魂落魄的发出哼声。
「啊……唔………」由美的嘴突然把龟头含进去,吞入到根部。强烈的融化感
,尿道像火烧一样,由雄觉得有什东西从弟弟滴落出去,全身也随着紧张。这时候
已经不需用自己的双手压住自己的肉棒,同时也顾不得这样做了。双手抓紧椅背,
下半身向前挺,上半身向后仰。
啾啾………啾啾………
发出湿润的淫猥的声音,由美的嘴吸吮弟弟的阴茎,开始活塞运动,舌头灵活
的动着。
「啊……唔………」
由美的双颊凹下去吸吮,用嘴唇夹紧移动时,就好像全身被吸引,由雄的身体
弯成弓形。用力向前挺,深深的插入时,龟头碰到姐姐火热的喉咙。
「唔……受不了啦……」
整个阴茎被含在嘴里吸吮,姐姐真的这样吸吮。感动和兴奋和战慄,使得勃起
的东西很快就投降。
「啊…啊......好爽.....…要出来了……」
因为刺激的舔含吸吮着,由雄的屁股向后退,可是由美的嘴不但没有离开,反
而更用力的吸吮开始脉动的阴茎。
「啊………噢……」
此时由雄突然伸出手来,摸向由美的胸部,由美吓了一跳!却也未强烈抗拒,
羞红着脸,勉强忍受弟弟的魔掌隔着睡衣在自己胸前肆虐游移抓摸~「啊...姐
姐的奶子好软...好大啊...啊」
向左右扭动屁股,由雄的勃起物同时在姐姐的口腔里以爆炸的力量开始喷射精
液。
「啊………啊………」
积存已久的精液一次被放出火热甜美而充满战慄感的快感,使由雄的全身颤抖
,那是在手淫从没有尝受过的强烈性高潮。
「唔………」
全身都失去力量,由雄的身体趺坐在椅子上。嘻………在弟弟的胯下抬起头向
上看,这才从嘴里吐出阴茎,由美带着羞怯的笑容把嘴里的精液咕噜一声吞下去了

「怎幺样~满足了吗?」
「谢谢……姐……」
由雄带着无比的感动,看着把阴茎射出的阴精一滴不剩吞下去的姐姐。姐姐身
上好像发出神圣的光采,有耀眼的感觉。
「那样就好了……」
由美也满足和高兴,多少能回报弟弟。看到弟弟满足的样子,由美深深感受到
亲密姐弟的关系。
在睡觉之前,由美不得不麻烦弟弟陪去一次厕所。
「对不起啦。」
「没关系,不要为这样事情每次都道歉。」「谢谢!」
由雄好像难为情的样子,使由美的心受到感动。由美坐在马桶上,再次用感谢r
的眼光看由雄。
「不要每次都用这样的眼光看我。」由美对弟弟这样说完始终没有离开厕所的
意思,多少感到困惑。
「快一点吧!」「什幺?」「快一点解决吧!」「可是……」「出去又进来太
麻烦,我把脸转开,妳就快一点吧!」「那……那样……」「我在这里,就排不出
来了吗?」「反正还是由我来擦的,还是快点吧。」他这样说也没有错,可是在有
人看的地方排尿,还是有排斥感。「羞死啦。」「我想看,所以要照我的话做,这
是妳答应过我的。」经由雄这幺说,由美就无话可说。「快一点吧!」
由雄好像有一点急躁,加强语气说。
只有认了,由美脸色通红的在下腹部用力。
「啊……」
女人的排尿一旦开始就没有办法停止,在马桶里发出很大的声音。
为羞耻全身好像颤抖,又产生平时排尿没有感受的,很奇特的甜美感,使由美
的心里感到困惑。
「姐姐……好像完了。」从马桶的水声就知道排尿已经结束。
「是……」由美的脸红到耳根。
「那幺……」由雄说完就突然拉起由美的上衣。
「啊………」没有想到弟弟会有这种举动,由美不由得发出尖叫声。
「这一次……我给妳舔……」
「什幺……」难以相信的话,立刻使由美的全身紧张起来。
「我把姐姐沾上尿的阴户舔干净。」由雄说完就跪在姐姐面前,向露出的阴毛
伸出舌头。
「啊…………不行!...」想反抗都来不及,沾上尿的阴毛被含在嘴里吸吮
。这样的冲击和羞耻感,由美忍不住扭动屁股发出甜美的声音。「那里……很脏…
…不要...不要....不行吶!」
因为不能使用双手也没有法推开弟弟的头,由雄还藉着这个机会,从下面抬起
姐姐的大腿,让胯下完全从马桶上露出来,还把整个阴户含在嘴里。
「啊……啊……」
急忙用力蹬被抬起的双腿时,屁股反而向前滑动,上半身在马桶上向后仰,使
肉缝完全暴露出来。
「啊……真好吃」姐姐的尿咸咸的,毫无疑问是尿的味道,不知为何使由雄产
生异常的兴奋。
「啊……真香!好吃……啊……」由雄对沾上小便的阴户,就好像有什幺附在
身上一样的拼命舔和吸吮。
「啊……啊………」由美这时没有办法不动,自己沾上尿的阴户被舔,被吸吮
的感受,使她的身体在马桶上颤抖、扭动。在心里愈是这幺叫,愈在身体里涌出倒
错的快感,忍不住使屁股蠕动。
「姐姐的尿……唔………姐姐沾上尿的阴户!」「由雄不停的哼着,好像片刻
不肯离开似的的吸吮,如果这时候还有尿尿出来,由雄一定会很高兴的喝下去。」
可是,流进由雄嘴里的液体,从有咸味的慢慢变成粘粘有甜味的。这是姐姐有性感
了,淫水使阴户湿润……虽然没有性交的经验,但对女人的身体多少还有一点知识
,因为阴户开始有了不同的湿润,便增加由雄的兴奋。
「由雄:姐姐,还有更深地方,和屁股都需要弄干净。」由雄想到这里就抬起
头,同时放下姐姐的腿说。
已经开始陶醉在倒错快感里的由美,用朦胧困惑的眼睛看弟弟。
「改变方向,把屁股转过来吧……」
「那种事羞死了」………发觉弟弟的意图,由美几乎全身都变成红色。
「快照我的话做吧……」由雄好像生气的样子。
「可是,难为情啊………」由美这样说着站起来,羞耻和对快感的期待中转过
身去,重新骑坐在马桶上
「弯下身体,抬高屁股。」
「不要……羞死啦………」由美还是这样说着,把双手不自己的上身弯下去,
採取向弟弟屁股提高的姿势。
阴户和屁股的缝,要从背后反方向舔了。由美的后背产生触电感。倒转的阴户
被看到……倒过来倒和吸吮……啊…太淫秽了……因为沾上尿水的阴户被舔,昂奋
的淫荡心情屁股开始颤抖。
「啊……唔………」火热的舌头有粗糙感,阴户上产生被舔的感触时,由美不
由得发出尖叫声,全身紧张的好像抽搐。
「姐姐这里真淫荡,倒开口的阴户,湿淋的阴户!」由雄双手抓紧屁股的肉丘
,把阴户分开到最大极限,不顾一切的在那里舔起来,想到刚尿尿的阴户,倒错性
的感觉,使由雄激动的用力吸吮。
「啊……唔……不行啦…那里太脏了……不行的……啊……」由美的感觉也一
样,不能自由活动的上身靠在马桶上,高高抬起屁股被舔的欢唿感,她的身体一直
在颤抖。
「啊……那个地方……」他的舌尖从阴部舔到会阴部,从会阴部舔到肛门,这
样的感觉使由美不由得大叫。
「因为屁股的洞也沾上尿了。」由雄以这句话藉口,舌尖完全集中在姐姐的屁
股洞上。
「啊……不行啊……啊……不要啦……啊……」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经验,做
梦也没想到屁股的洞会被舔,这是多幺的甜美和淫荡的感觉。没有想到屁股的洞被
舔会感到这幺的舒服。女人的肉体为新的怏感不由得颤抖。
对她而言,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形,舔屁股洞不是预谋的行为。虽然是临
时想到的,但没想到会这样充满异常感,身心几乎都要爆炸。姐姐的强烈反应,也
更煽动了由雄,舌尖进入屁股的洞里。
「啊……这样样子……啊……」连屁股的洞里也被舔到,那是难以相信的充满
淫邪放荡的感觉。
「姐姐不想大便吗?姐姐………」
「不要那样……」这样突然被问到,理智也回到现实,由美用多少有点生气的
口吻说。
「还是拉出来好,最好现在就大便。」由雄一面说一面挖弄姐姐的肛门。
「不要!不要这样说!那种事………脏!」
「我要妳拉出来,我会让妳拉出来的……」由雄这样说完,就用右手食指挥入
沾上唾液湿润变软的肉洞里。
「噢!...嗯...」由美的全身变僵硬,从喉咙深处发出哼声。只有滑顺
的感觉,手指立刻插入到根部。慢慢旋转在肛门里的手指也开始抽插。
「啊……唔……哎哟……」手指轻微的一个动作,手指上的每一关节,在直肠
都产生强烈的感觉。这种感觉只能用淫猥形容。骑在马桶上身前倾抬高屁股的可怜
肉体还在颤抖。
「这样很舒服了吧,愈来愈想那个了吧……」只是用一根手指抽插,女人的肉
体就疯狂的扭动,这种光景更煽动由雄慾望,手指的动作不由得加快。
「啊……啊……」弟弟说的没有错,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甜美麻痺感从肛门传到
后背,下半身产生忍不住想做那种事的感觉。想到自己的屁股洞里插入手指,还为
快感颤抖,这种感觉又使她产生强烈的情慾,忍不住扭动腰肢。.
「不要……不要……啊……」
「姐姐没有关系…不用勉强忍耐,这样会很舒服了吧。」由雄的手指增加到二
根更用力的抽插。
「啊……啊………」由美的全身用力向后仰起,但那并不是痛苦的反应,毫无
疑问是快感的产生屁股的洞怎幺会有这种感觉,一定有问题,我的身体一定是异常
。由美在困惑中沈迷在快感里。
「姐姐,怎幺样?还不想拉出来吗?这样在屁股洞里玩弄,还不要拉出来吗?
由美故意用苛责的口吻说。「不要说了……不要………」
「那幺给妳浣肠吧,很粗大的浣肠。」
「不要!绝对不要!」由美的身上产生恶寒。
「不行!一定要!非要不可!」
「不要啊!我想走了...我要离开...不....」由美的屁股在有手指
插入的情形下想逃避。
「是我的粗大浣肠,生鲜的浣肠,是我的鸡鸡……」由雄说着把不知何时露出
来的勃起物压在姐姐的身上揉搓。
「啊...嗯.....噢....」火热坚硬的肉棒带来的感觉,由美的屁
股洞不由已的表现出快感的反应。
「姐姐,这就是所谓的肛门性交,要我的鸡鸡插在姐姐的屁股洞里,这样的是
…绝对的……」
「不要……我不要那种事………」由美想移动屁股,可是身体不听指挥,要把
阴茎插在屁股洞里。要在屁股洞里射精。听到由雄说的这种话,由美的屁股洞就开
始骚痒。
「看吧……姐姐的屁股洞想要我的鸡鸡,哭着蠕动了。」
「没有………你骗我……没有那种事。」由美虽然在嘴里这幺说,拔出手指后
的屁股洞,确实像想要什幺东西的蠕动,由美本身很清楚的感觉出来。
「好了要插进去了,把我的生鲜浣肠。」由雄这样说完就把口水吐在手掌上,
涂在阴茎上。
「不要……我不要………」这时候的由美趴在马桶上,忍不住发出哭泣般的声
音,可是惟有屁股的像要求插入东西一样的不停蠕动。
「姐姐…要插进来了……」听到姐姐像哭泣的声音,由雄的慾火更灼热。
双臂打上石膏,使得由美觉得自己的全身好像受到捆绑,现在是从后面奸淫肛
门,由子的心里产生被虐待的慾火。啊一手握紧自己勃起的肉棒对正姐姐的肛门。
「啊……」由美的身体抽搐,呜咽的声音颤抖。
「噢!…」由美全身用力挺出下腹部。
「啊……唔……」火热粗大肉棒,噗吱一声消失在肛门里。
「唔…………噢....哎....噢....」阴茎完全被夹,紧根部几乎
被咬断的感觉,使得由雄不由得发出哼声声背向后弯曲。
「痛………痛啊………」从大腿根刺入身体由火烧般的痛感,由子的全身紧
张、扭动、颤抖。
「姐姐…进去啦………进去啦~我的鸡鸡进入姐姐的屁股洞里啦。」不用由雄
这幺说,由美就能感受到,肉棒插入后的一切反应。
「啊……唔……」由美很清楚的感受到,除了火热的痛感以外参杂着无比美妙
的快感。
嗯......好!好哇!好啊………好舒服...
由美想这样叫。现在连屁股的洞也被弟弟插入奸淫,所以今后无论多难为情的
事也能做出来,只要和由雄在一起,任何耻辱的事也不怕了,由雄……羞辱我吧:
我那里....也已经都湿了...好想被插入...干我吧!
由美在快要失神的感觉中,心里这样大声喊叫着。「弟弟快干我!干死我吧!

上一篇: 老师我可以在里面放吗?
下一篇: 五个处女、一个荡女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