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无悔- 四十四、香艳的妯娌花七

  陈玉莲正意乱情迷的晃动着脑袋,眼角的余光却正好看到了刘薇薇的脸上浮现出的那种欲仙欲死的表情,在这种情况之下,陈玉莲不由的心中微微的一热,但也马上清醒了不少,陈玉莲暗道:“如果我和刘薇薇就这样的达到了高潮,那不是太没意思了吗,我还没有好好的过上瘾呢。”

  想到这里,陈玉莲那本来欲火焚身的神志不由的微微一清,看到刘薇薇正在自己的身下扭动着身体,嘴里的浪叫声也渐渐的大了起来,显然是到了情不自禁的边缘,陈玉莲连忙停下了手上的活动,让自己从快感中微微的清醒了过来,而刘薇薇感觉到陈玉莲突然间停止了用自己的乳房的顶端对陈玉莲两腿之间的那条迷死人不偿命的人类生命的起源地的摩擦,使得自己本来已经快到爬到顶端的快乐停止了下来,而且还渐渐的有消退的迹象,不由的心中一阵的失落,不由的睁大了一双美目,不解的看着陈玉莲。

  刘薇薇正想开口向陈玉莲述说自己内心的失望,但是却看到陈玉莲做了个禁声的手热,然后摇了摇头,刘薇薇不明白陈玉莲是什幺意思,看到陈玉莲的那个欲拒还迎的样子,不由的心中的渴望更加的强烈了,在这种欲望的趋使之下,刘薇薇不由的在陈玉莲的身下扭动着身体,娇喘虚虚的对陈玉莲道:“陈玉莲,你为什幺要停下来呀,将我吊在了空中,怪难受的,你坏死了。”

  在刘薇薇的心中,以为陈玉莲心中又在打着什幺坏主意,突然间停下了行动只是想看自己露出那种渴望的神情,但是到了这个地步,刘薇薇只觉得自己的体内的冲动越来越强烈,也顾不得陈玉莲怎幺想了,因此,才对陈玉莲说出了上述的话。

  陈玉莲看到刘薇薇正在自己的身下,微闭着双眼,一对饱满的乳房正在用劲的一挺一挺的,脸上也尽是痴迷的神色,显然是领会错了自己的意思,不由的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但是看到刘薇薇所流露出来的那种欲望,也不由的心中暗暗的被刘薇薇的真情表露所打动,不由的伏下了身体,在刘薇薇的耳边轻声的道:“刘薇薇,不要这样子吗,刚刚我们太快了,我还没来得及享受叱,不行的话,我们慢一点,好好的玩一下好吗,不然的话,这漫长的夜怎幺打发呀。”

  听了陈玉莲的话,刘薇薇这地才明白了陈玉莲的意思,刘薇薇想到以前和陈玉莲在一起时陈玉莲的那层出不穷的枝巧,不由的心动了起来,当下,咬着嘴唇,对陈玉莲点了点头,意思是明白了陈玉莲的意思了,而陈玉莲说这话的时候,也不由的想起了刘薇薇在自己的身下转辗呻吟的样子,一颗芳心也不由的微微一热,那处让男人可以欲仙欲死的快乐的源头中又流出了些许的身体深处的液体。

  然后,两女相对一笑,都为即将到来的大战眼中露出了兴奋的神色,陈玉莲看到刘薇薇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不由的心中一乐,不由的又从刘薇薇的身上爬了起来,继续的捎挑逗起刘薇薇来,不过这一次,陈玉莲可没有敢再在刘薇薇的乳房上用自己的两腿之间的人类生命的起源地进行摩擦,陈玉莲怕自己受不了,也怕刘薇薇受不了,要是再有一次刚刚的那种情况,陈玉莲可不敢保证自己还能保持清醒了,所以,陈玉莲跳过了刘薇薇的那一对饱涨的乳房,而是在刘薇薇的平坦的小腹上,用自己的两腿之间在那里摩擦了起来,而同时,陈玉莲也伸出了一双玉手,抓住了刘薇薇的那一对饱满的乳房,在上面揉捏了起来。

  陈玉莲感觉到,刘薇薇的乳房是那幺的饱满而充满了弹性,自己的手握在了刘薇薇的乳房上后,就像握住了一堆绵花一样,但却又比棉花更加的富有弹性,而且,陈玉莲的手指只好微微的一用劲,刘薇薇的乳房就会随着陈玉莲用劲的方向陷下去一块,而陈玉莲的手只要微微的一松,那陷下去的乳房,又会马上的反弹回来,使得刘薇薇的乳房始终的紧紧的贴在了陈玉莲的手上,而且,那一双饱满的乳房中间形成的那一道雪白而迷人的乳沟,也让陈玉莲痴迷不已,陈玉莲看到这里,只觉得心中又隐隐的冲动了起来,不由的腰一弯,就将一个头深深的埋在了刘薇薇的乳房之间,在那里贪婪的呼吸起了那深深的乳沟中散发出来的阵阵的乳香味来。

  而刘薇薇也感觉到陈玉莲的一个柔软的两腿之间的那处人类生命的起源地正在自己的小腹上摩擦着,那陈玉莲的两腿之间的毛发,也正在自己的小腹上拂动着,一种酥痒的感觉从小腹上传到刘薇薇的心中,让刘薇薇不由的又开始呻吟了起来,不一会儿,刘薇薇又感觉到,陈玉莲又将头埋在了自己的乳房之间,一阵阵的热力从陈玉莲的玉鼻中呼出,打在自己的乳房间娇嫩的肌肤上,让刘薇薇不由的又全身微微的热了起来。

上一篇: 当个摄影师真好
下一篇: 坠机风流(6-11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