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真实的男医生经历

我现在在一家市级人民医院的外科工作,是该科的专家级主任。每天都接触形形色色的病人,当然不乏长的漂亮的女病人。在网上经常可以看到关于男医生对漂亮女病人如何如何的,有的甚至是麻醉迷奸,强奸之类的。看了之后总觉十分好笑,非常的不真实,这些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发生的,只能说是意淫而已。但要说男医生对漂亮女病人一点感觉也没有,完全把她们当作器官,对于一个有血有肉的男医生而言,那也不太可能,起码对于刚从大学毕业的医学生而言,基本上不可能,因为好奇心的存在,而它是需要时间来磨合的。作为男医生现在就以我自己的成长经历来给大家讲述医院里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

我的医生生涯第一步是实习阶段。虽然在大学里每天都在接触人体,教学录像片也看的快眼睛起茧了,但是真正到实习那一天,心里总是不踏实,心率非常快。到不是可以看到异性身体而兴奋而是担心五年的学习不够扎实,基本操作不熟练,被指导老师批评。在这一阶段里可以说,即使你真有色心,也没有时间去色,特别是指导老师挑剔的眼光,应付他已经够你窘迫的了。

在紧张的实习期过后,开始了我真正的医师生涯。我先是进了一家县一级的小医院。虽说小但科室也相当的全,并可开展全身麻醉等手术。我先被分配到手术室工作,因环境的特殊性和严肃性,在里面工作的人责任心都很强。但事物是一分为二的,正是由于其环境的特殊性,在有些时候也能钩起某些自然欲望。

有一次晚上值班,急诊室推上来了一位出车祸的小姑娘,她被小汽车撞了一下,身体侧翻,连同头部一起着地,同时腹部碰上了自己的车手把而受伤的。我见她头上有血,手本能的捂在下腹部,好象很痛苦的样子。我不敢怠慢马上看病历记录,发现头上的血是从耳中渗出来的,经CT检查确认对大脑并无伤害,腹部初检无大出血的症状,但腹痛症状不明,必须留院观察。由于小医院急诊室设备不是很全,晚上人员配备也不足,所以推到手术室来了,当然临床清创的工作也要由手术室来完成了。值班护士忙碌了起来,她马上为小姑娘处理衣物,一会儿工夫小姑娘就被脱的光光的,赤裸裸的躺到了手术台上,身上只盖着一层薄薄的淡蓝色的布。我职业性的看到了病历上半部,知道了小姑娘21岁,未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了我的心头,即有可能的话我想在她身上实践一下实习时不太熟练的妇科方面的知识。值班护士开始给小姑娘连接各种检测仪器,清理身上的血渍。

一阵子的忙碌过后,清创工作完成了,她就开始负责监控各种仪器参数跟输液控制了,我的工作也就开始了,我要为小姑娘做全身的例行体检。有于耳出血头需侧卧,我只能看到小姑娘那秀气洁白的半边脸,嫩的好象能挤出水来似的,完全是一付含苞欲放的样子,太漂亮了,我的手有点发抖了。首先我检查了她的头部,那脸长的漂亮的简直无可挑剔,根本找不到一点斑痣的痕迹,而且特别的匀称。我职业性的问了她一些简单的问题,可能是头部受到撞击的缘故,她的回答不是那幺的爽快,但条理还是清晰的,我判断她现在神智是处于完全清醒状态,只是受到了惊吓还未调整过来而已。接着我掀起了盖在她身上的淡蓝色布盖,一直掀到肚脐,小姑娘那白嫩隆起的胸部便呈现在我的眼前。她的乳房上连着监测生命指标的导线,那粉红色的小乳头便更显的突出了,我先用听筒在她胸口上来回听了听,无甚异样。接着我用手触摸她那丰满乳房,感觉非常的柔软,可见发育的非常好,当最后捏到乳头的时候,我的下面也开始有反应了。我不经意的看了看小姑娘,发现她那秀气洁白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可她现在又有什幺办法呢。

上半身检查结束后,接着我把淡蓝色的布盖翻了过来,单单盖住了她的乳房,整个上腹部和下半身全暴露了出来,一眼看去那滋润而不茂盛的阴毛首先映入了我的眼帘。那神秘的大阴唇由于大腿过度的夹击,肥嫩的略鼓了起来,我的心跳开始加速了。我先用手握住了她的左腿来回屈曲了两次,接着又在另外那条腿上作了同样的检查,我的结论是完全正常。随后我要求她把双腿全部屈曲起来,便于我检查她的腹部器官,她配合的摆好了体位。我熟练的检查了她的肾、肝、胆、脾区,无压痛和反跳痛,手感柔软,属正常。

接着我的手开始压迫她的膀胱区,我职业性的感觉到她的膀胱处于中高度的充盈状态,突然发觉有一只白嫩的手向我压迫膀胱区的手伸了过来,我本能的向伸手方向看去,发现刚才泛着红晕羞涩的脸此时被一种说不出的痛苦表情所掩盖了,头也努力的想转过来。我立即放开了压迫的手指,同时冷眼的看了看值班护士,她马上意识到了。原来她只固定了输液的手,让另外那只手自然的放着,此时她马上把手架舒展开来,迅速固定了小姑娘的另外那只手,并用手握住了小姑娘的头,向她解释检查的必要性和头部乱动的危险性。看着小姑娘被缚住的双手,结合现在的那种体位,我感觉自己真象一个施暴者。但所有的想法一闪而过,我马上继续了我的工作。我判断可能是车手把碰到了当时曾轻度充盈的膀胱,而经过赶医院和急诊室必要检查所花费的时间,再加上从急诊室开始的连续输液,使膀胱出现了现在这样中高度充盈的状态。我当即简单的问了小姑娘经过,证明了我判断的正确性。

上一篇: 支农野事
下一篇: 姐妹同悲